REVIEWS

back
Theatre

Grinding Teeth

Audience Choice
11110
Average Ranting
11100
See Program Content

Chin Mu

2017/09/10 16:30

Viewers:156

1110.50

三位偶師以精細的相互配合,演繹出一個做著一層不變工作的上班族,在僅有工作、吃飯、和睡眠當中,慢慢失去他的節奏,睡覺時開始磨牙,漸漸地出現了對於身體的幻覺,身體也不再受大腦的限制。

我喜歡這個作品裡對於腦和身體對調的解讀,一般我們會認為是大腦操控了身體的運動,但若身體有自己的意志時,會發生甚麼事?另一方面偶戲本身本來也就是偶師以他的肢體去操作偶,偶的頭並沒有任何意識,短短一個作品,有一點小戲節的味道。

這個場地包含觀眾、表演者、工作人員20多人塞進四坪不到的房間內,一個很侷迫的空間,某層度也反應了磨牙作品裡的很緊張又很私密的氣氛。

Venue : 52Hz Coffee Bar

Shih-chi Wang

2017/09/09 19:30

Viewers:101

11100

三名操偶師有很好的默契,將偶頭、雙手的距離以及動作處理的準確,戲偶的造型也很有趣,演員的聲音表現也有層次,儘管完全無語言,也不因此而過度渲染情緒以此達意,搭配節制的音樂設計,有效傳達出壓抑的張力。

可惜的是,以蓋章工作的重複單調、工作一直做不完的無盡輪迴,過於直白的陳述焦慮如何迫人,做的精緻的齒模僅用來磨牙和表現焦慮,而沒有更多的功用真的蠻可惜的。

剛好演後座談有觀眾問及為什麼會選用偶戲的方式處理,而不用演員?或許這也提供劇組思考如果要修改這齣戲的發展方向,究竟偶代表的是怎樣的生存景況?磨牙倘若代表潛意識無法緩解的焦慮,那萬一「磨牙」也成為焦慮的來源時,又會發生什麼事?期待劇組發展更多的面向,挖掘出更多的可能性。

Venue : 52Hz Coffee Bar

PoorBoy

2017/09/10 16:30

Viewers:88

110.500

沒做功課,來到場地,嚇了一跳,小小場地,表演區大約單人床大小,放了紙箱當桌子,三個演出者坐在台上準備,等到燈暗,手電筒亮起,才知是偶戲。

有著淨琉璃的形式,不同的是:主操偶師右手執頭,左手當偶的左手,整個顛倒,第二操偶師的右手當偶的右手,因此兩人的手打結交叉,默契更顯重要,也象徵了整個演出的糾結,由於偶沒有表情沒有台詞,情緒得靠手來呈現,雙手抱頭,單手觸額等等。

另一位演員負責手電筒照明,上下牙床的磨合,與丟出新的信封。這齣戲呈現不斷將信封蓋章分類投入袋中,那不停不停重覆蓋章的動作讓我想起黑澤明「生之慾」,志村喬飾演的公務員一生都在蓋章的無奈,偏偏這個偶頭充滿東歐的風味,像是揚斯凡克梅耶動畫中老頭造型,結合了芝麻街的青蛙大嘴。

由於一直在期待那一雙牙何時會進入偶頭的嘴巴中,對於磨牙帶來種種的內在影響反而毫無感受到結束牙齒都沒歸位,加上太過單調的演出,撐到最後,也無驚奇或扭轉一切的轉折,有點帳然若失。

Venue : 52Hz Coffee Bar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