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S

back
Theatre

The Greenagers Survival Guide

Audience Choice
11110
Average Ranting
1110.50
See Program Content

Vong Iug Chang

2017/09/09 19:30

Viewers:113

1110.50

在那個年紀,真的剛好能感覺得到什麼叫做慘與綠吧。看著同屆畢業生月入四五萬,或是整天在歐洲之類的地方打卡,自己則又魯又窮,整天在電腦前自怨自艾。這樣關於timetable 的緊張與忌妒被濃縮在一間四個大男孩分租的公寓裡。有人剛接拍一檔戲就得了新人獎,有人當youtuber就能夠繳出房租,也有人堅持著音樂夢而慘遭選秀節目淘汰,這個年紀,一點點不如人確實就是判生判死一般難以忍受;剛退伍的徬徨更是如此,那是有志不得伸,而且別人要是伸了我就偏偏不伸。

牆上投影著Instagram的story,跳脫寫實的起居氛圍,再現的外在的日常,story二十四小時內自動刪除的功能,與舞台上用輕薄短小、可拆卸的家具所組成的客廳,也許都暗示著,慘綠少年們渴望這段疲乏日子能夠輕輕滑過不留痕跡。

慘綠少年的生存法則到底是什麼呢?劇情並沒有透漏。也許所有的時間都只能是在消磨與等待,我們也不知道決定搬離公寓的四人到底能找到新的出口,或是跌入更深泥淖?我們還是在這略顯傷感的嬉鬧當中渡過了100分鐘。科班畢業的演員還有些青澀,演繹百無聊賴的生活場景有時會過於用力或是咬字刻意,有時候過多的沉悶停頓也讓人難耐,不過那又怎樣呢?

「這就是慘綠的我們,想說的話。」

Venue : WOW Woolloomooloo Out West

Blue Chan

2017/09/10 19:30

Viewers:79

110.500

在故事架構與表現手法上都是典型的基本款:四個大男生住在一起,也會有一個擔任外來角色的大姊姊,屋裡會有不止一個人對她有意思;在志向上,這四個角色也會有兩個人互相衝突,第三人擔任潤滑劑,第四人就多數是擔任又笨又白目的角色,好把觀眾已經看出來但是劇中人被蒙在鼓裡的事實說出來,幫觀眾一吐為快。

因為是典型款的緣故,《慘綠》的故事線算是清晰,手法簡單易懂,閱讀起來很容易,但也帶來以下幾個問題:
1.骨架明確但內容中空
從戲的長度100分鐘,但卻包含了大量的日常沈默這一點看來,私自猜測創作者也是屬於內心小劇場不少、溫柔細緻的人,所以才會期待利用沈默中的互動,來訴說角色關係,還有正在經歷的不可言說的什麼。不知道正在閱讀這一篇文章的你,有沒有留意到此段第三句的「也是屬於」裡,有一個「也」字?因為當我在創作的時候,也是屬於這種類型的,於是,對我來說便不可不在此處訴說自己一步一步的思路轉換還有一點一點做中得到的明白(而現在更仍然離終點很遠),來給予因為有話無處述或有志難伸的慘綠少年們但做參考:也許身為創作者不可不忽視的一種給自己期待是,期待觀眾和你感受到一樣的感受。經年累月,我慢慢相信,在這樣的前提下,某個角度上不存在所謂「我用我的方式說,你如果沒有接收到也沒關係」的這種思考,這其實暗藏/顯現的是「我其實真的很想讓你明白,但是我真的還沒找到可以讓你完全明白的述說方式,所以我先這樣說說看,如果你真的沒接收到就算了」,這樣的想法可以發生在作品完成後,卻不可發生在作品發生之前(先說,以上是針對思路常態而發表的,並不是說慘綠少年們是帶著這樣的態度)。回到「沈默」這件事,通常我們在生活中能接收到沈默中的情感流動,那是因為我與對方已經經歷了相處的上文,那個上文包含了a.他和我的「個性背景」、b.他的和我的「關係進展歷程」、c.他的和我的「彼此了解程度」,還有d.他的和我的「關係現況」,這些在日常中,我們都是透過相處,而不必透過言語就可以明白的,但在台上並不是,創作者如果希望透過「一個停頓」、「一個眼神」、「一個轉身」來讓觀眾明白暗暗流動的那些,甚至透過一句如同「離開這裡之後,你要去哪?」這樣稀鬆平常的問候來當成吵架的角色之間最重要的和解句,就必須想辦法再整個戲劇格局中,安排適量的內容讓觀眾清楚地理解abcd(也許還有efg),這樣觀眾才能隨著角色走到編導要我們去的地方,而不會迷失在靜謐的汪洋之中。比如「今天樓下某某店有開誒。」這句台詞,其實是角色一要暗示角色二去幫忙買宵夜,但是這時候我們就要想,為什麼不選擇明說「誒店有開,你去買啦!」,兩者之間所提供的訊息,哪者對觀眾來說更多?更能快速明白abcd?然後再作出適合作品的選擇,才不至於讓作品中充滿著同質性非常高的停頓節奏,而卻也許沒有能夠傳達出創作者的意圖。

2.舞台空間
這一點我便有點好奇,如果在表現上選擇搭建出一個寫實的共住空間,不知道團隊有沒有考慮過把目前的觀眾席與舞台區對調?如此這個共住小屋就會直接有個現成的對外窗,也會有現成的進出口,和空間是否就可以更為融合?不用像現在這樣,窗與門在觀眾背後,演員需要走過好長好長的路來進到自己的房間(但是房間的門卻是設定在舞台區的邊緣,而不是演出場地那扇真正的門,於是開關那扇真門的音源,就會讓我對場上的無實物門感到困惑,也對整個舞台空間感到混淆,無傷大雅,但的確是可以注意的小細節)。我想應該一部份是考量演員stand by的區域,才會做這樣的選擇吧。那麼,不知道有沒有考慮過現在的面向轉九十度,或者打斜使用?反正房間區都用巧拼地板來標示區塊了,它處在演出場地的任何一處,也就都不會不合理,也許因此可以找到更有意思的空間使用法,同時可以滿足投影的需求。

3.投影
於是就來到投影。不知道其他觀眾感覺如何,不過利用投影來做換場,但是投影機的影像與光線都直愣愣打在卸下角色的演員身上,讓人覺得有點緊張。為什麼說緊張?因為在那個當下我不知道創作者是要我看影像,還是看擋在前面收東西的演員們。所以除了想說我覺得影像做得很細心之餘,也不得不承認影像使用的區位對我而言並不是最好的選擇。

4.歌曲
來到最重要,也許也是創作者們最想說的話都在那裡頭了的那首片尾曲(其實,意義上更像是主題曲)。音樂某種程度上是非常很引領觀者的思緒與情緒的,但是要說,在這首創作曲之中,「歌詞」相較旋律來說卻更是創作者的重點,主要的情緒不在旋律上,所有的意味都在歌詞裡,那麼對我來說就有兩個設計還可以再做考慮:1.演唱時不選擇現場,而播放預錄。2.播放預錄時角色亦沒有展現新的互動與場景,而是忽然變回了演員,背台坐在場上不動。

這兩個設計裡面都包含了很多很多可以提出來談的。
那還有一個重要的事,就是,這首主題曲如果希望讓觀眾感受到和親身經歷的創作者一樣濃烈的感動的話,那麼,就需要在前面的整個戲裡面,讓觀眾跟上角色的心路過程,把那些歌詞都變成日常對話的潛台詞,放回到前面的戲裡,這樣才會是連成一體的。


整體來說,是很日常的小品。以色彩來比喻,這100分鐘就像是角色們從慘綠進化成草綠色的過程。可惜不管是什麼顏色,都還只泛了ㄧ點點到觀眾身上。期待未來有更多,就讓台上所有的濃稠的色彩淹沒身為觀眾的我,都沒關係。

Venue : WOW Woolloomooloo Out West

Jacky Hsieh

2017/09/08 19:30

Viewers:94

1110.50

登大人的過程,有些人順遂有些人漂浮,「知道自己想做什麼」是這個階段最艱難的問題(當然這個問題很可能一直延續),尋找方向是我在這個男生宿舍裡,四個年齡相仿的大男孩身上看到的群像。

四個片段的與四段獨白,連貫又片段的呈現慘綠少年們的日常,透過ig呈現轉場別有趣味,羨慕成功者、想成為成功者、不知道自己想什麼,或是在實踐卻遇到挫折,在「知道自己想做什麼」的階段都可能遇到,沒自己走過是不會有答案的。

作品整體溫溫和和,對於一個很愛完整故事的我來說,片段組合的《慘綠少年生存法則》卻是意外的讓我感覺舒適;然而片段感也使得一些細節摸不著頭緒,偏愛故事的我忍不住想問東問西,想知道第一幕為什麼會有那個吻?想知道學弟和學姊是什麼關係?想知道……但我後來也用一些若隱若現的答案說服自己,也或許這些沒那麼重要,找自己本來就不簡單,生存下去更是真正的難題。

Venue : WOW Woolloomooloo Out West

Psyche

2017/09/07 19:30

Viewers:137

11100

這是一個意圖貼近日常的故事,同租一室的四個大男孩各自在相似又不同的人生階段,帶著迷惘的內心摸索逐夢,自覺於內外在不得不的變動而自比慘綠少年,台詞及劇情發展十分符合不成熟少年四人組的角色設定。

全程投影在牆面卻淪為用意不明的裝飾,是人物介紹的襯托?模擬現今社群網站與日常生活的強力聯結?有限的舞台空間放滿各種家居雜物,滿得彷彿想說卻未說的壓抑心情,同時又太滿太亂,另類的忠實呈現一種生活中普遍的美感缺乏。

慘綠二字乍看沉重,劇情卻是平淡如白開水,除去角色各自的獨白場景,全劇集中在租屋處單一場景,劇情起承轉合的推進青黃不接,認真想想也是有趣,就是這樣的青澀劇組才能做出如此的青春氛圍。

整體來說,從前後台到技術席的配置,感覺得到團隊科班出身的認真,也正因如此,專業態度更是一種值得鼓勵的應該和責任。

Suggestion : 老實說,我不懂為什麼最基本的走位不要背台這點一直一直出現,是為了堅持自然嗎?場景跟走位可以設計跟調整以避免背台,至少我在相對大量的背影看不出任何意義。

Venue : WOW Woolloomooloo Out West

PoorBoy

2017/09/06 19:30

Viewers:194

11110

這個演出我還蠻喜歡的,手法成熟,劇本有打到我,一下將我帶回「七個畢業生」的回憶中,這是1985年的電影,要有點年紀的影迷才會知道的電影,黛咪摩爾大約才20出頭,內容描述性格各異的大學死黨,平日喜歡聚在學校附近的「St. Elmo's Fire」酒吧哈啦閒晃,畢業後面對現實世界考驗,有人如魚得水,有人迷失方向;歷經波折後,他們最後還是在彼此友誼中 找到了人生方向,也找到了面對生活的勇氣。

這部電影很紅,後來只要類似這樣劇情的電影,都會被編為「St. Elmo's Fire」類型電影,像近期將映新片「閨蜜假期」,也是這種類型的題材。這齣戲也是這種類型,不過非常聰明的,在「St. Elmo's Fire」類型外的變化,用了四個男性室友,安排了好幾個同志嫌疑的動作停拍,但卻又不明講之間到底有沒有愛戀關係,青蛙的好女色是否為了隱藏同志傾向,在失落的表情在不言語的靜默中,一切都朦朧曖昧,甚至完全沒有要處理這塊。

相較於藝穗其他那些將各種場地當成鏡框劇場演出,不斷換景的演出而言,這齣獨幕劇的舞臺是我所喜歡的,只有ㄧ個由巧拼與紙箱建構成宛如垃圾堆的男生宿舍場景,亂中有序,所有故事都在其中發生,只有幾段領獎致詞、面試、上電視甄選透過麥克風與光圈來烘托。

演員忠實呈現出各自性格,以及畢業前後的徬徨,也發揮了音樂的專長,真的要挑缺點的話,將近100分鐘的戲太長,連累了節奏感,第一次麥克風失靈,應該是技術上的失誤,還有投影為何出現梯型呢?

Venue : WOW Woolloomooloo Out West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