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S

back
Comedy/Cabaret

Argo

Audience Choice
11110
Average Ranting
11110
See Program Content

Max

2017/09/10 19:30

Viewers:251

110.500

這是一齣由嚎哮排演改編希臘神話的喜劇,嗯,我覺得不行(阿嶽的口氣)。

雖然這樣說,但看戲的過程裡還是被演員的臨機應變還有玩弄語言的雙關逗得一直笑,話裡的機鋒不得不佩服。但嚎哮排演也不是劇場界的新人了,他們端出一個無論在形式跟內容都跟大學之夜劇差不多的演出,那種反差不是反差萌,而是,你確定嗎?你真的要賭下去嗎?就是完全明白劇團的表演策略,所以才會油然而生seriously?廢到笑也是種才能,拿捏分寸不容易,而台上的演員們真的都做到了。

能讓台下覺得台上理直氣壯到所有看似砸鍋的舉動都好合理,這是功力。令觀眾分不清是set好還是即興,這是功力。加長一百分鐘笑點連發之夜劇還讓觀眾看得下去,這也是功力。

硬要給個分數的話我想87分是個神奇數字不能再高了,但藝穗要給心。如果是之夜劇我一定給五顆,不過觀眾花錢晚上來蔣公胯下我想五顆對半砍中庸之道雖然邏輯上不成立但我覺得好合理。

藝穗的最後一晚見證藝穗節包容一切的精神,笑得很爽(浪慢跟王踩滑是今晚MVP),演員自己也很爽。大家鬆完之後還是要認真面對明天,好嗎?

Venue : Chiang Kai Shek Memorial Hall Auditorium

PoorBoy

2017/09/10 19:30

Viewers:207

11110.5

「嚎哮排演」真的太好笑了~
劇名就是個梗,以前沒注意,電影出來後也沒發現,原來希臘神話中真有ARGO號,而且又將電影的「亞果」改成「亞哥」。

這是藝穗節最後一天的最後一檔,也是我的最後一場,整個放鬆來看,的確有被娛樂到。到底什麼是好的喜劇?諷刺、模仿、雙關、諧音、耍笨、耍嘴皮……,其實需要的是大眾共同認知與語言基礎,當然演員的實力與臨場表現佔了絕大多數,「嚎哮排演」的演員組合就具備了這樣的技術與身體能力。

劇本其實沒有很認真,簡單用了金羊毛的典故與架構,怕觀眾搞不清楚,一開場就把每個人的角色介紹一下,先建立起共同認知,之後就開始就玩起來了,無關於原本故事架構,玩得超好笑,但後來還是得照架構走,回到史詩般的劇本時,就沒那麼好笑,越後面就像趕著交代結局般,越來越不FREE STYLE。不過好在原本劇本架構就不是很認真,整體而言還是非常適合藝穗胡搞瞎搞的精神!!

劇名可以加個副標:
亞哥出任務之浪慢王踩滑

Venue : Chiang Kai Shek Memorial Hall Auditorium

A Jie Cheng

2017/09/08 19:30

Viewers:204

1110.50

我了解「國王的新衣」這個故事的奧義了,騙子裁縫以花言巧語替國王製作舉世無雙的華服,並宣稱「只有聰明的人」才看得見,故上上下下的宮人侍從無不讚美這件絕美衣裳,故事終了在街頭一名誠實的孩子,也或者是他不夠有智慧,不了解這般的童言無忌會招來殺身之禍,總之,這個白目的小孩,不夠聰明。

「亞哥出任務」也有一段「看不見的金羊毛」,翻山越嶺克服所有萬難艱辛的傑森終於帶回傳說中的金羊毛,這「只有聰明的人」才看得見的金羊毛把師父、國王叔父騙得一愣一愣的,最後是傑森自己破梗,宣稱,根本沒有金羊毛。
「國王的新衣」騙子愚弄了故事裡的所有聰明人、「亞哥出任務」的傑森不止愚弄了故事裡的人,還愚弄了聰明的觀眾,而我,卻是不聰明的那個,我決定要像國王的新衣裡的白目孩子,說出我真正的感覺。(會惹來殺身之禍我也認了,啊我就說我是屁孩啊)

好吧,有評論認為這齣戲放在「喜劇/歌舞劇類」不應被嚴肅的戲劇標準看待,但,我認為前提必須是創作喜劇的人得經過非常嚴肅精密的思考編排,將近兩個小時的演出(含觀眾進場時,已經在台上暖身聊天與觀眾說笑話的部分)的確塞了滿滿無賴插科打混,噢不,不能說「插科」,因為演出裡主要靠的是一張嘴,並沒有發展出獨特肢體能量語彙,你說演員鬆,但我覺得放鬆不等於鬆散,「亞哥」以語言表嬉笑,過於依賴語言,在笑話與笑話齊發一百分鐘裡,演員顯得疲乏我也看的疲乏。

以演員演繹故事的後設設定讓人覺得有點新鮮,但道具服裝自理,但燈光音樂仍靠後場board台,轉場音樂直達迪士尼史詩風格的節奏斷裂,無法推進這齣戲試圖表達的「貧窮」,其實,看著一開場那位帶著紙箱馬腳的演員在台上春風得意,我期待接下來台上滿場的手作道具,其實做過小道具們的我深知,這些紙湖成的道具一點都不窮(自己做的成本其實最高!買現成的才快!),手作的羊頭接續點燃我的希望,但是塑膠游泳圈便宜形式到讓我失望,我想我們常說的「貧窮」,是否指的是一種風格,指的是傻到不行的圖法煉鋼,單純到不行的可愛方物,亞哥只做了一半,我貪心,我不滿足。

想不正經的重譯希臘正典的企圖,讓我想起仲夏夜之夢裡的裁縫師劇團,想以無賴風格改寫經典,我聯想到太宅治的哈姆雷,但因為被「亞哥出任務」文案下那句「蔣公胯下演出」吸引的觀眾如我,期待看到權力顛轉,因為「魯蛇當英雄」期待看見平凡小人物的勇闖天涯熱血感動,我卻落空了,戲的笑話的確是神來好多筆,而且是那粗大猶如拖把的那種大毛筆,從戲一開始的「沒有老師的學生叫傑森」「羊(洋)人說羊(洋)話」「老師絕對不會是修鐵路的工人,因為老師,老不休(修)!」「老師會是那檯火車,因為老師常常出軌」,接續傑森與國王的對峙,國王因為長短腳跌倒了國王自嘲自己「王彩(踩)樺(滑)」,亞哥號對傑森說穿救生衣「身體就森(很酸)」「不要打壓(鴨)」,以及遇到米蒂雅給傑森的「防曬油」其實是防噴火龍的屎攻擊--「防賽油」,讓人無法喘氣的笑話讓人不得不佩服創作團隊平時練肖薇的累積,也看得出在台上一派自在來自平時默契累積,但,這些笑話,嚴重的厭女情結或是直男觀點,討論醜婆、平胸、把人掰彎作為一種酷刑,實在讓我頻頻捏冷汗,更無法理解當「寶瓶星號的平平夾板」比擬米蒂雅的前胸這個笑話居然招來身邊女性觀眾的笑聲,(好吧,後面那一排直男哈哈哈的拍手大笑我可以理解,我討厭直男!)不知為何設定米蒂雅的父親跟哥哥都是女扮男裝,兩人又是笨到不可理喻,王子拿著「筷子」自稱自己是劊子手,為了不讓傑森看清自己真面目,國王不矇住傑森的頭反而是矇住自己與兒子的頭,導致兩人頻頻相撞,「取金羊毛」其實是「娶金羊毛」傑森面對倒貼米蒂雅最終的婚禮結的不情不願。

角色故事只是幌子,戀肖蔚的白癡到想拿拖鞋(我這天穿雨鞋)打台上的演員才是真,但漫天的笑料要打中人心,或是必須聚焦一個深刻的核心啊,沒有成功擊倒蔣公(霸權),以及讓魯蛇(弱勢)出頭,因為這齣戲充滿歧視與霸權,又沒有用一個更強大的表演形式去包裝,讓我面對陽具崇拜這般的政治不正確主題也能覺得心服口服(因為你的形式超屌)。故,當直男傑森嘲笑舞台上所有笨蛋,其實也間接嘲笑到觀眾,並且冒犯白目嚴肅不聰明如我。我無法同理腳色,而當喜劇人物無法可愛到不可方物,又頻踩我地雷(當傑森地N次說米蒂雅是醜婆,我真的想揉掉傳單往台上砸啊),我感到很難受。
肯定演員的表演功底,肯定團隊俱備一定的劇場專業水準,只是,這般專業劇場出身的創作呀,能不能多一點慈悲以及同理心,當你笑著噴淚、挖苦著拍手叫好的同時,有人卻被你中傷了。
於是,原本想給的四顆心,碎了半顆,對,我就是玻璃心,ㄌㄩㄝ ㄌㄩㄝ ㄌㄩㄝ~~~。

P.s這篇不是黑特文,是我真心感想,我也沒有匿名,我叫程阿介。

Venue : Chiang Kai Shek Memorial Hall Auditorium

Jenny Lee

2017/09/08 19:30

Viewers:208

11110.5

當小劇團財力有限,沒有經費作適當的服裝. 道具. 佈景時,還能提供給觀眾些什麼? 當然就是演員的演技及故事的編排了,而 [嚎哮排演]著實有作到這點。這齣戲的紅花是三名男演員: 以荒謬喜劇節奏見長的黃建豪及蕭東意,搭配客座演出的硬底子演員廖晨志,三個大男人擦出的火花堪稱一絕。三位女演員的能量較弱,倒也稱職的扮演了“綠葉”的角色。

只是劇團習慣的荒謬搞笑風格實在跟中正紀念堂演藝廳傳統的鏡框式舞台格格不入,如果可以放在牿嶺街小劇場之類的小場地會更適合,和觀眾的距離更接近,相信演員也樂意跟觀眾有很多互動,否則一個正式的200人場地,台上的道具服裝竟然像是幼稚園公演一般的程度,叫觀眾一下子無法反應過來到底要如何看待這部戲?

整體說來喜劇節奏很緊湊,開了很多同音異字的雙關語玩笑,在荒謬的氛圍下連演員本身笑場都是合理的笑點。演員直接將所有服裝道具擺在翼幕邊隨時更換,倒也直接將粗糙合理化。只是劇中開了很多對女性容貌及身材的玩笑,在身為女性的我耳裡聽起來實在不太舒服,畢竟笑點還是有質感高低的差異。中間一段兩位女性演員反串男生,但突然間又說自己是女性,這一段真的凹的很勉強。

這是我今年看藝穗的最後一部戲,謝謝嚎哮排演帶給大家一個愉快輕鬆的夜晚,票價又很親切,絕對值得你花費比電影票還貴一點的錢去觀賞,用笑聲填滿演藝廳偌大的場地。

Venue : Chiang Kai Shek Memorial Hall Auditorium

Green Yeh

2017/09/06 19:30

Viewers:256

11110

一直以來對嚎哮排演的兩位主事者黃建豪與蕭東意在舞台上的印象就是「鬆」,即便是生死交關或怒言相向的情境,你還是可以感覺到這兩位演員的游刃有餘,像玩溜溜球似地耍弄著身上的角色。但這種鬆如果鬆過頭鬆到了製作面上,可能就會變得有點便宜行事,以致《亞哥出任務》從宣傳影片開始,從前台服務到劇場裡的一個道具一個調度,都充滿了嚎哮式的嘻皮笑臉近乎無賴的風格。好比說,明明知道場地這麼大,就是硬不戴mic,再求觀眾聚攏到前區(那萬一賣滿了咧)(我猜可能就會回說那就有錢可以租mic了);好比說,明明知道場地的時間規則限制,卻還是搞了一個這麼大的局,以致一切只好從簡卻還是弄到觀眾進場。

整個觀戲過程,與其說是看演出,我覺得更像是被找來看內部整排,而且是戲劇系送舊的整排(不過大家都知道戲劇系的送舊很可能會比系上多數的正經演出好看),所以舞台上的隨興並沒有說服我這一切為什麼會發生在這裡,只是因為演員的態度實在太大方、太理所當然了,觀眾也只好像拗不過學生的主修老師一樣叨念一句「真拿你沒辦法」就看下去了。團隊很強烈地表現出了他們改編策略,把對台灣人來說艱澀無聊充滿文化隔閡的希臘神話史詩轉換成一個好入口、成本低廉的喜鬧劇,也確實戲謔得相當成功,除了演員看似態度散漫但節奏精準的拋接外,文本也不乏許多耍嘴皮子但效果不錯的亮點(隨然有時會離題太久),最重要的是角色設計的荒謬與漫才式的吐槽技巧純熟(我一直覺得蕭東意好像萬萬沒想到的王大錘),使得整個戲雖然便宜,卻有如垃圾洋芋片一樣,不知不覺一口接著一口,吃光想不買單也來不及了。但我總覺得,即使便宜粗糙,也有便宜到夠靠北拍手叫好的作法,比起泰國的低成本cosplay神人Anucha Sangchart的作品(請參考https://www.facebook.com/Lowcostcosplay/),總覺得黃色小鴨、紙箱半人馬還是普通了一點。

老實說,就製作的角度而言,我本來打算給這個作品3.5顆星,以表我心中對「戲劇」神聖性的敬意與標準,結果剛剛登入一拉選單才發現,原來他們把自己分在喜劇/音樂劇類。(其實我一直不懂為什麼要分這個類,明明一堆難笑到炸的戲說自己是喜劇,一堆笑到併軌的戲說自己是戲劇,那又好笑又好哭的戲算什麼?)因此在TA設定上,這個戲確實廢到笑,所以多加半顆星。

Venue : Chiang Kai Shek Memorial Hall Auditorium

Psyche

2017/09/06 19:30

Viewers:195

11110.5

嚎哮排演在喜劇節奏的掌控上一向有著如同天份的恰到好處,也因為開宗明義是喜劇,突發狀況和隨性所至的吐嘈成了一種脫口秀式的即興搞笑,我個人平時拿來檢視戲劇演出的挑剔標準在這項前提之下都自然而然捨棄了。

中正紀念堂演藝廳的舞台本身是中規中矩,舞台燈光和音效上的確就是中規中矩,團隊也不是初試啼聲的素人,就是應有的表現;老實說服裝道具就是個亂七八糟的小學生勞作風格,可是正因為是喜劇,或許這個亂七八糟就是團隊要的笑果,也的確成功了。

內容本身改編自希臘英雄故事,描述英雄傑森盜取金羊毛的過程,隨性程度就是常見的大學生某某之夜的惡搞風格,大量文字雙關的笑話,演員外放刻意的搞笑,老梗齊發雖然有點可恥但是娛樂效果很有用。

當團隊為自己今天演出的客層跟場合做了明確的定位,也好好呈現了,就是成功的演出,這次以舊劇本再演出,白爛惡搞程度依舊,歡喜做大概一直都是嚎哮排演的喜劇魅力吧。

Suggestion :   

Venue : Chiang Kai Shek Memorial Hall Auditorium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