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S

back
Theatre

There Grows A Flower

Audience Choice
11110
Average Ranting
1110.50
See Program Content

Green

2017/09/03 15:30

Viewers:142

11100

一齣自傳性濃厚的演出,演出本身所傳達的議題及內容,與演出者卜繁宇個人的特質與經歷息息相關。他本身是個極具特色與才華的人(演出的音樂及圖像由他本人創作),然而他的特色,似乎某種程度在舞台上失去了魅力,除了在說詞、音樂、繪畫、肢體呈現等,都顯得過於自我沈醉,不禁很好奇地想,他的表演本身只是將自己演出來嗎?對我來說,以呈現手法來看仍有許多改進的空間。

Venue : Venue-B1

Mei twenty-one

2017/09/09 19:30

Viewers:127

11100

在真實生活中做自己不容易,但在表演中說自己也不是簡單的事。

關於這創作想表達的議題或內容是很值得讚賞,但表演畢竟是得回到表演的呈現手法來看待。以這個角度來談,這是一個有亟待改進的作品。
或許是演出者表現自身的故事,太直白的以說唱呈現,不論是影片、舞蹈、唱歌、繪畫、說話都有自我沉醉傾向。不知編導部分是如何看待如此真實卻難以切除的表演與真實關係。

我看到了表演者的才華,知道了表演者的生命歷程。但想問甚麼是唯有藉由演出才能表現出來的?

Venue : Venue-B1

Fan

2017/09/08 20:30

Viewers:115

1110.50

一個自傳性質濃厚的演出,在變換的曲目中呼喊出自己不合時宜的困境,節目從開頭揭幕的狂野到青春的迷惘和低潮,最後在巨大的壁畫中取得新生,節奏適宜。特別喜歡開始時演員在身體部位的舞動中,男女快速且重複轉換,呼應劇末的提問:「我想要表現陰柔就陰柔、陽剛就陽剛,不行嗎」,起頭對自我質疑的蠕動到劇末聲嘶力竭的宣示,成為明確又強力的骨幹。

舞台的設計帶著表意的巧思,讓劇中的每一個裝置都有其意義,就連難以掌握的多媒體投影都使用的恰如其分,其中最為讓人驚豔的是桌子與布幔的使用,一場高中激情之後形同陌路的劇,讓人聯想到九零年代香港三級片要表現情慾鏡頭時的蒙太奇手法,搭配演員煽情滑順的肢體與表情,成為一幕絕艷的場景,卻也讓人哀嘆結束之後煙硝於散的戀情,彷彿說著或許如此狂野的性欲之後,嚇跑了常人也是必然?

相較於節末巨大壁畫的花蕾,我更在意的是演員攀上樂手訴說著接納時,他沒有表情,卻也沒有逃開。這一點是讓人動容的,在性別少數的議題之中,我想很多時候很難拿捏的是:我該特別對他好,或是就不理他。就理性而言,我們像尋常時一樣的對待每一個人,那是體貼,但是不是這個人真的需要我們比平常更直接、更乾脆的表示善意?中間的分寸叫人難以捉摸。但當演員攀上樂手露出快樂的表情時,毫無反應的樂手像是說著這是他習以為常的情景。在兩個人都「自在」的那個當下,我感受到了前所未聞的和平。

戲劇的骨幹讓我始終覺得,談到了一種身為跨性的悲劇,不被接納與拒絕你打開櫥櫃的氛圍。但是非常個人的感受;讓我微微感到不適的是:劇中強化了這樣的悲劇性遭遇,或許在劇場去處理這樣的議題,是一個把議題搬到檯面對話的方式,但在我心目中,一個人先身為人;然後學習了性,之後才成為一個特定性別的人。但是當他的知識與認同自由時,他可以同時或是變換的選擇一個性別光譜,這已經是一個常態的模式,而不必塑造的如此悲情而異色。在議題的處理方式上,就目的性而言有更多選擇的空間。

Venue : Venue-B1

Wei-Jyun Tao

2017/09/09 19:30

Viewers:102

1110.50

下午自己買票看了〈阿北〉(堪稱是『新社師』之新社員的老師)晚上看〈那裡長出花〉(向大衛包依致敬的trip-hop演唱會),兩個作品裡都有人說另一人其貌不揚長得不怎樣,但本質卻截然不同,幾乎可以當做某種教學相長的公民與道德上下冊去看了。

今天的我,橫向走穿了這座城;臺北市幾個繁華或曾經繁華的城區,途經萬華到西門町、走中山堂拐中山進林森北、信義路直走到信義威秀。到處都是人,從日間到月升,各式各樣的人出現在各個角落說著各自的話川著各自的戰袍,打扮入時的人或潮到出水的人或美感掉漆的人,我憑甚麼這樣說?認了吧,偏見一開始就存在,學不乖。而這兩個演出,似乎也都關於偏見;一個在西門町一個在林森北酒吧區,看完演出走進人群真的是會不斷反思的好作品,兩個都是。

對喜歡異性且性別認同與生理性別相吻合的我本人來說,一切很簡單很單純。我是直男,我喜歡女生。男生女生互有好感可以,男生女生喜歡同性也可以,雙性戀就是男喜歡男也喜歡女,都可以,都很好,社會風氣很開放了,大家都很友善也有愛,我們應當要支持。我知道這是我一廂情願又自以為是的想法,但在我主觀的現象學世界,情同手足儘管可以是情同手手,我仍覺得手歸手、足歸足,物盡其用物歸原位,一切講究定位。

但,看完〈那裏長出花〉,也許我太麻木了也太自信了。表演者可以男可以女可以陽剛可以陰柔,但這些詞又有什麼意義?也許不用急著歸位。雖然社會看似強調多元和共榮,但我們是不是心底仍暗自歧視、渴望一切皆有定位不得換位不得錯位?要嘛是男生要嘛女生,要嘛喜歡男生要嘛男女都愛,不允許不清不楚不允許游移不決,趕快確定然後勇敢去愛,成為一則愛的廣告。這演出讓我很感動的地方是表演者真的很困惑、很迷惘也很悲傷,這讓我想起下午看〈阿北〉裡大家所認為壞人的翼翔老師,會不會他也還在找只是還不確定。

〈那裏長出花〉確實在時空中開花結果,果在我心裡。雖然我不知該把英文歌詞當作可供辨識的唱詞或只是呢喃,也覺得關於自身的獨白切歌太過倉促太像演唱會但唱功瑜外有瑕,但看著表演者穿起疑似與我同高中的制服說起高中故事,真的會想起,對啊,班上真有這麼個同學,在男校裡被大家捉弄或嘲諷或刁個幾句甚至碰個幾下,如同看待威秀寶寶又醜又可愛但終究只是廣告,雖然是預告片的終結但終究是廣告,之後才是正片,現在的情慾錯置都是過渡期。甚至高中的我們根本不懂何謂情慾過度,只會說別人娘泡,卻不知道那會影響別人多久多深。離開劇場或社運場或同溫場,還很多要面對的人事物;〈繃帶〉、〈直男連線〉、〈如果你來了,我想與你分享孤獨〉、〈那裡長出花〉,大概人活著就這八九不離十件事,恰巧這些演出都關於性別認同與親屬關係。希望世上的人都了解,我們非常幸運活在一個得以觀測宇宙與地球之關係的時代。地球正在衰亡,宇宙也是,若我們在往前或往後數萬年誕生,是看不見群星也就無法為自己定位的。我們非常幸運能利用光的來回震盪與殘留反射判斷宇宙的年齡,進而結合地殼探勘與地質分析的技術判斷地球的年齡,也利用各種形式去試圖告訴世人,我們的一生何其短暫與渺小。既然如此,別彼此為難了,讓他或她或男以命名的對方,成為彼此理所當然的歷史篇章吧。

Venue : Venue-B1

PoorBoy

2017/09/09 14:30

Viewers:129

11110.5

這是藝穗的奇葩,一生只能成就一次的演出。
當濕地地下室的幕拉開,是的這裡真的有幕,我看到的是……留著jim morrison頭髮的David Bowie嗎?但沒有那麼邪氣,也沒有那麼狂野,只穿有著隆起的緊身內褲,和隱形螢光刺青,用那變聲期沒變過來的聲音,唱著自創的英文歌曲,描繪著他的心境與吶喊。

整場演出彷彿紀錄劇場般描繪著演出者「陰男Fanyu BUBU」的奇特生命篇章與藝術才華,奇特主要是關於性別,男身女聲,他的身體是男孩的身體,扮成女性也剛剛好的膚質,當他以女裝出場,是美麗而非扮妝皇后那般誇張。演出中除了展現那搖滾主唱的英文詞曲的創作才華與自彈(Keyboard)自唱之外,巨幅的繪畫創作、奇幻的繪本創作,一股腦的要將自己美麗的不堪的全部推出與觀眾分享,在編導黃法宓的結構下,共同參與了Fanyu BUBU的奇特生命經驗,

Fanyu BUBU展現了獨特的魅力,能讓人目不轉睛的舞臺能量,同時也讓我感受到這些年來性別議題的逐漸友善,在我那個年代,跟Fanyu BUBU同樣男身女聲,同樣有歌唱與繪畫才華的學長,在備受歧視與霸凌的環境下,跑到海邊故意喊破嗓子,大學過得風光,畢業進入體制後為了飯碗不得不剪去一頭秀髮,看到Fanyu BUBU能在劇場自在揮灑,坦然面對自己,即便家人這關最困難,但整體的環境已然改變,感到欣慰!

濕地地下室的空間非常酷,長方形空間,舞臺深度很深,巨幅繪畫在最最後方的牆上,投影用了雙機,都投在側面投影幕上,我的座位可以看到,看靠投影牆那面的觀眾,可能看不到投影的內容。

我不知道「陰男」是什麼意思?是命理中的「陰男」,像大衛鮑依般雌雄同體?還是性別的分類之一呢?

Venue : Venue-B1

Blue Chan

2017/09/08 20:30

Viewers:130

11100

今年在溼地地下室觀賞的演出有三,三個演出團隊選擇的空間使用方式恰巧相異:《你和你的EX》將濕地橫向使用,觀眾坐席與舞台的區隔線明確;《三生》將整個地下室視為無法切割的大空間,觀眾圍繞表演者,表演者在觀眾形成的空間中而活;《那裡長出花》則是縱向使用,劉三分之一作為觀眾席,三分之二的空間則成了可用燈光控制景深的表演區域。

讓我在觀賞時感覺到自在與驚喜,從《那裡長出花》的許多細節中,可以看得出來創作者在過程中肯定有持續在思考演出與空間的結合。例如,原本一進入觀眾席,整個表演區映入眼簾,沒有遮掩,但一開場的動作卻是直接在觀眾面前拉起帘子,遮蔽住整個舞台,坐在第一排的我,雙膝被布帘不算優雅地拂過,才發現原來那一幅一直存在在這個場地裡,但我卻不知道的灰色布帘;演出的中段,表演者卜繁宇使用舞台的最深處,那裡正好是濕地地下室的洗手間,團隊在男廁裡設置藍色光線、女廁桃紅色,巧妙切合題目,讓表演者無需假以言辭,而直接在觀眾面前表達他的選擇,走進了照射出紅色光芒的女廁;靠近觀眾的舞台區側邊牆面則是投影幕,演出中投放預錄好的影片,是卜繁宇展示自己的繪畫作品以及一段與長條狀布偶互動、相對俱有表演性的影片,而此時創作者也安排了表演者以投影幕停滯的畫面作為表演背景,縱然細微,但白幕上投著卜繁宇的面容,這個現場的卜繁宇無論是一邊說話一面輕觸那個巨大的自己,或只是眼神投射,都會比只是放影片具有更多觀賞意味;舞台最深處的牆面則是大大的畫,地上放著油漆,供表演者現場揮灑,比起演出中看表演者以簡單線條在大牆上俐落畫出幾朵陰唇生出陽具的花樣,我更喜歡謝幕前沒有光,而他仍在畫的那幅畫面,那是整個演出裡我覺得最好看的:一改前面又有紫光燈、閃光燈,又有投影跟旋轉彩燈的炫迷風格,最後那個畫面只有別處微微泛上他身體的光,縱使他的動作很大,我仍然幾乎看不見他畫的是什麼,但在這樣的微暗,沒有過多人為光線去多加闡述,反而使他肌肉的起伏呼吸,更加明顯,雖然離觀眾席最遠,但對我來說,是會最想靠近去撫摸他、拍拍他的時刻。

整個演出的現場演奏與預錄聲響的搭配,我好像不能用很美、很有趣、很有創意這一類俗套的詞來形容,但的確是在聽覺上有一種特別的感受。妙趣之處在,創作者選用的聲音素材,還有搭配的節奏,讓人一陣一陣地感覺到強烈地突兀,好像是有多種不和諧的集合體竄入耳中,但同時又會明確地知道,這些不和諧正在用他們自己的邏輯結合,同時明確地感覺那些不和諧其實很契合。

演出命題也很聚焦地圍繞著唯一的這位表演者,整個演出是表達得挺完整的,提問、掙扎與驗證、決定或選擇,都在台上了,卻也沒有宿命論的膠著哀愁,也沒有使他長成刺蝟的怨恨,而展現的是他獨有的(或是他找到了的)像花的線條;無論是思路或者行動,這個優雅的線條便向觀眾展現了他現階段能擁有的最大值的開闊,而那份開闊與自我接受,正是我認為在觀賞時能夠使人感到自在的原因,也許也是讓這朵花在未來不管什麼氣候都可以繼續(願意)長下去的緣故吧。

Suggestion : 1.分類:
演出的主體比較像是歌曲,其一是篇幅比例,其二是許多表演者經歷的生命場景,也是透過歌詞唱出來的。但此演出是分類在「戲劇」的,這樣一來,買票進場期待看到一齣語言量相對大的「戲劇」的觀眾可能多少還是要面臨心境上的調適,而這調適的過程,大多就都會很具體地影響到這些觀眾接受作品訊息的意願,那樣對我來說會是很可惜的。尤其這又是可以預先設想好的部分。

2.銜接:
歌曲使用的語言是全英文,有點像是用薄紗巧妙地包裹住了演出主題天生俱有的尖銳性,在聲響的搭配選擇上亦顯現獨樹的邏輯,給作品提供了完整且別樹一幟的風格。但在歌曲與獨白的銜接上,倒是覺得還可以更精細。主要因為獨白量少,而且明顯是經整理過的,是要闡明創作者意志的文句,所以會讓人聽得更仔細,也就更需要某種情感的延續性。不管溫柔或狂放的演唱後,歌曲總會遺留相異情緒,那些情緒就會給予表演者不同的呼吸節奏,進而會出現一個最適合開口講話的時間點,找到那個時間點,就是通順的開端了;但如果說總在唱完歌之後,燈光隨即改變,喘一口氣然後講話,那就會比較像是「我剛剛唱了一首歌」然後「我現在要講話」,觀賞起來會是斷開的兩件事,尤其內容若是沒有直接相關,觀眾就很容易遺忘前面歌曲裡的東西,重啟一個頻道去聽表演者講話。那就會像是一場演唱會,比較容易會解讀成表演者在演唱歌曲,而不像是表演者在用歌曲訴說自己的故事了。
建議是未來可以多想幾種曲末與話頭的疊合方式,應該可以讓整個作品扣合的更扎實。

Venue : Venue-B1

go top